Chloë

衷心希望自己的每一次努力都能尽如人意

每天都在二次元和三次元中游走


学生党/欧美圈/2.5次元/英剧美剧各种剧/迷妹/动漫迷



Happy to be here.

宴别 下

很喜欢这位太太笔下的皓皓😘
个人认为是篇不错的刘皓中心向文=V=

凭栏听夜:

 先解决一个坑。


   #个人解读,必有OOC慎入!!!!!! 


   #刘皓中心!请注意!!!!


   #不适者请右上逃生!!!!




 “刘皓那孩子挺好的。”何良没打算跟叶修兜圈子,开门见山。




  听了这话叶修就明白了人的立场,回道:“就是不够专心。”虽说刘皓构筑的梦还算不错,但是叶修还是不喜欢刘皓的逃避,明明可以做得更好,只需要专心而已。




  “看来爱因斯坦那句话,叶总也是断章取义。不过,叶总总该知道个人自有个人的活法儿,没做犯法的事儿,旁人能给的就是建议,却没资格否定。惯常说些叫人不舒坦的话,说得好听是刀子嘴豆腐心,细论起来,话都不会好好说,你能有多好的心?看一个人不光要看他做什么,还要看他说什么,骂人的话与涵养无关,涵养不过是教人选择不说。”何良饮了口酒,道,“说来今日同你说这些话,都是逾越,不过寰宇不是观光的景点,让你那帮朋友收敛点儿,副总很忙。”




  “何总确实很喜欢刘皓。”叶修懒得与人辩驳昔年事,兴趣缺缺的应付。




  叶秋掐着点儿过来,就见这气氛僵硬,心里叹气,与何良打过招呼,对叶修道:“哥哥,沐橙的男朋友来了,你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


  叶修对何良点了点头,太不要走,就听到何良极轻的声音传来:“叶总投资的那个项目我很早就听说了,我的建议是不要私底下弄,张医生可以随项目组走。听说你们这些电竞选手都很敏锐,怎么没人察觉到?”




  叶秋也凝重了神色,那地点是他提供的,周围的安保都是叶修的熟人安排,这泄了密……




  瞧着叶秋与叶修的面色,何良笑着摇头:“小刘年底和我侄女结婚,就算军属了,俩人休假的时候恨不得黏在一起,那天在车里等人瞧着那栋楼周围古怪,而这风声早有。”




  叶秋对何良举了举杯,正色道:“多谢何总。”




  “不必客气,不过受人之托。”何良悠然步入宴会。




  叶修眼神跟从,就见那个熟悉的人挽着位笑容甜美的姑娘应酬,仍然是带着虚伪的面具,忐忑与嫉恨却已不见踪影。




  “这事儿得和父亲商量了。”叶秋语调凝重,叶修颔首无言。




  叶老爷子听过他们兄弟的话,没摔茶杯,没骂人,只是疲倦的摆了摆手,让人离开。




  事情进展极快,仿佛早有安排。同时叶修谈的几个单子都被人截了胡,再看到由喻文州陪同而来的张新杰,叶修与人对坐半晌,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这事儿牵扯太多,咱们能做的只是陪着演完这一场戏。”




  是了,他们太过张扬,忘了一山更有一山高,忘了些敬畏。




  入室抢劫不成便杀人纵火的性质恶劣的治安事件侦破极快,警笛一路轰鸣,装载的不管是间谍还是抢匪,都是罪犯,除了让某些键盘侠又得了些恶趣,可谓圆满。




  张新杰将叔叔和婶婶接到B市供养,叶秋和寰宇谈成一笔合作。




  刘皓坐在叶修对面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,陪坐的黄少天与张佳乐吵闹间隙看了眼孙翔的手机,瞧见了联系人名头,顿时叫到:“孙二翔,你和刘皓一屋坐着,怎么还用微信聊天!”




  孙翔翻了个白眼给人,也不说话,只是对唐昊得意的笑。




  唐昊无奈起身,把位子让给孙翔,自己僵硬着身子坐到张佳乐边上。




  包间一时冷场,偏刘皓假装没看到,转行做歌手的孙翔手握医嘱无人敢扰,唐昊又是装了火药的炮仗,好在有会活跃气氛的方锐在,又有喻文州的和稀泥,这一结便被揭了过去。




  宴会结束的很早,一行人下了楼出门,就听门口有人按了喇叭,刘皓听着节奏就笑了,一手勾着孙翔,一手拽着微醺的唐昊,道:“有车来接我,孙翔和唐昊就跟我走了。再见。”




  再见就是在刘皓的婚礼上,孙翔签了寰宇护嗓茶饮的代言,百忙中挤出时间来了现场,唐昊作为伴郎,面上笑容得当倒是把一众见惯其暴躁性情的故旧惊得够呛,得了人一个快翻到天上的白眼。




  刘皓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也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,黄少天是那种能虽是与人剖心置腹的人,纵是一开始容色淡淡的刘皓妹妹很快也与黄少天言谈甚欢。唐昊远远瞧着,皱了皱眉,被人拍了拍肩膀,回头就听伴娘轻声道:“姐夫如今已经不是一个人了。”




  是了,刘皓如今已经不是渴求父母等年长者的赞誉、弟弟妹妹等同辈的肯定的独行者,淡如水的友人,如风火的崇拜者,感念给予肯定同时指点迷津的学生,理解他的爱嗔痴贪的伴侣。




  新人敬酒,三位伴郎自然竭尽全力替酒,但是在亲戚与前荣耀选手这几席,却只是陪酒。




  刘皓敬酒的神色更是十分郑重,尤其是对着叶修。




  我感谢你们教给我的处世道理,不是付出了就能有所回报,不是你做了对人好的事儿就会有人感谢,你做的再多,人家不领情,不是别人的错,只是你会错意了。我那时候还不懂,总觉得委屈,后来学会了谁对我好,我就加倍还之,便也不再委屈痛苦,心里头没了负担,轻松起来。




  我曾想过如果那个时候你肯给我点正面的评价,我会不会就是站在你身后肝脑涂地的其中一人,但是,到底我不配,就算曾得到期待,但是,我还是不配得到你们哪怕一点点关注和温柔,所以,我不再期待,骗了自己那么些年,发现自己的能力承不住自己的骄傲,终于学会了坦然承受。但是这些话为什么要对你说呢?如果说了,我还是太自私,多年前不过是萍水相逢,今后想必也将后会无期,挺好的。




  散席,黄少天枕着喻文州的肩膀,很久没说话,在方锐说笑话的间隙,忽道:“刘皓挺不容易的。”




  喻文州抬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,众人一张桌上坐着,刘皓妹妹的话大家都是听到了的,从小在老家跟着祖辈的生活的孩子,回到弟弟妹妹已经长大的家,格格不入,得不到认可,被嫌弃,自卑到自傲。




  王杰希与喻文州十指交握,道:“过几天文州年假,我和文州要去德国度假。”




  话题转开,人要活得开心,还是要专注当下,大家现在都活得各有滋味,挺好的。




  叶修和寰宇三部讨论合作案例,瞧着对面一个个笑得和刘皓一模一样的姑娘小伙,只觉头疼,算计着自个儿的假期,将工作丢给叶秋,定了往杭州的机票。




  机场遇到熟人的几率实在是高,广播响起通知往温哥华的乘客登机,刚进入候机大厅的叶修就瞧见了刘皓夫妇,眼神对上,刘皓一手拖着箱子,一手牵着娇妻,颔首转身。




  广播再度响起,叶修叼着烟目送刘皓背影,轻轻一叹,起身背向而行。




  目标明确,又有能力坚持到底的人拥有一条直线人生,算不上顺畅,却因从不违心而痛快,至于这条直线劈山穿海,与多少命途相撞撞出多少后事,确与其无关;踟蹰四顾,不过业界匠才者,耗费太多心神在企盼肯定上,难免心魔丛生,去魔简单——不悔,不哀,不去想如果,认错,接受现实,放过自己。



评论
热度(20)
  1. Chloë凭栏听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喜欢这位太太笔下的皓皓😘个人认为是篇不错的刘皓中心向文=V=

© Chlo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