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loë

衷心希望自己的每一次努力都能尽如人意

每天都在二次元和三次元中游走


学生党/欧美圈/2.5次元/英剧美剧各种剧/迷妹/动漫迷



Happy to be here.

宴别(上)

凭栏听夜:

     最近吃了刘皓的安利,本篇刘皓中心。


    OOC预警!!!!!


    偏重个人解读,慎入!!!!!! 




  “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你想回到什么时候?又想做什么?”




  看到新刷出来的微博,刘皓冷笑一声,如果未曾保有记忆,重来多少次也将是一样的终局,凭什么老天那般偏爱于你?丢开手机,却忍不住去想问题的答案。




  如果他能回到过去,他想回到什么时候……回到他还未踏入荣耀的时候吧。




  那人说的不错,他打荣耀确实不够专心,因为他当初只是为了那样一个万人瞩目的身影而打荣耀,他视那人若神,那时候他还年轻,不肯承认天分,单凭一股冲劲儿念着老话“莫欺少年穷”。




  如今颠沛流离各处,几处周折方才明白世道的残酷。




  无论如何,当初都是他的错,心性不坚,自不量力。虽说否定自己的做法如同否定自己过去人生,但是,他还是庆幸的,毕竟电竞圈子说到底是那么小,他利落的转身离开倒是也渐渐平静下来,在那个圈子里他追追赶赶,跌跌撞撞的试图登上荣耀的舞台,终究却是一无所获,幸好他还有自己,明白了更多的世间险恶,踏出圈子适应的倒是不错。




  如今晓得总有天才,若是当真一路计较下去,怕是要累死,终于放开,而这社会上的人总还是圆滑客套的多,心底憋着的火倒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。




  如果有机会选择,他想回到一切未曾开始的时候,步上另一条道路。




  睁开眼,刘皓恍惚一瞬,‘重来’的机遇太过突然,一切恍然似梦。




  再见到陶轩的时候,刘皓忍不住对自己的平和心态惊讶一瞬,听到涨薪水和出任副队长的利诱,刘皓暗叹口气,他其实和陶轩挺像的,有野望,却首先是个世故的凡人,不若荣耀圈中封神诸人般视荣耀为信仰,他们的心老得快,吃过太多苦,总忍不住想将抓得住的握在手里,心底有太多忐忑,有时候便会过于感情用事。




  不过,他并不是要否认他这人就像他的账号卡名字一样:心胸狭隘,见不得阳光灿烂。




  “老板的好意我非常感谢,我觉得我还是将荣耀当做游戏来玩儿比较合适。副队长的职务,可不是我这样的人能胜任的,也不缺我这一个,苏小姐就很适合,比赛里枪炮师和战法配合默契,苏小姐若是做副队长,想必也能劝动叶神几分。”




  陶轩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笑得真诚的少年,他可不觉得这人的话是无心之言,不过他说的很有道理,用苏沐橙做副队的好处不少,虽然崔立说的也有理,但是波折确实有点太过,毕竟,他与叶修和苏沐橙还有着那么久的交情在,即使磋磨的不剩多少,终究他也不想做什么天煞孤星。




  这么懂事儿的小孩儿少见,虽然太聪明了些。陶轩心有腹诽,仍忍不住想留一留人:“你可以签个短期合同,试一试,努力了那么久,就这么放弃不可惜么?”




  “签了合同就不是自由身了,我现在还年轻,想多留自己几年。”刘皓笑着答话,这辈子,他可是不打算将自个儿待价而沽,他这样心眼儿小的,受不住那‘万千瞩目’!




  陶轩觉得小孩儿说话很有意思,有主见,便也不再强留:“既然你做了决定,我就不多说了,祝你心想事成。”




  “谢谢陶总,我会的。”刘皓很喜欢陶轩的从不强人所难,对人欠了欠身,转身离开。




  刘皓利落的收拾了宿舍中的东西,训练营中人来人去,他虽然秉承着和为贵的想法,到底没交下什么知交,也不愿听那些言不由衷的话,左右后会无期,不告而别也不会是什么大事儿。




  走出嘉世,刘皓仰头望了会儿嘉世的队徽,转身离开。




  刘皓的父母是在刘皓上初中的时候离得婚,离婚后各有家庭,他初中没毕业就开始逃课玩儿游戏,等到家里人知道他报名去了训练营,他父亲抽了一根烟之后只要求他拿到初中毕业证。他那时候憋着口气拿下证书,一头扎进了训练营,也没放下学习,到底在出道第二年拿着了高中毕业证书,后来那却是他重头再来的筹码。




  在银行查过卡,看到卡中的数字,刘皓叹了口气,看看手机,到底没打那两个烂熟于心的号码。




  他们留了一套房子在他的名下,卡中的钱倒是同他退役后查到的一样,也是,他们只需负责抚养他到成年,如今他就要靠这些钱打造他选择的新的未来。




  跑了学校又跑辅导学校,刘皓背着沉重的学习资料爬上四楼,扑在沙发上歇了会儿,做饭,吃饭,坐在书桌前,翻开书本。




  经过一个夏天的奋斗,刘皓好歹是过了学校为他设置的考试,进了为复读生设立的班级。




  所有人都在拼命学习,倒是没什么人注意他。




  刘皓倒挺喜欢这样的环境,坐在位置上开始看书。




  复读班中有学霸有学渣,刘皓惯会为人处世,向学霸请教问题也十有八九能得答案,所幸他没去挑战理科,只求考试成绩不会太难看。




  一年后,揣着本二流大学的通知书,刘皓同新结交的朋友疯玩儿一场,踏上八月末的火车抵达了G市。




  缴过学费,刘皓看着只百位数字的银行卡,叹口气,走进了网吧。




  看着点卡上姓名处的空白,刘皓想了想,还是用了曾经用过的名字:皓月千里。




  刘皓到底有曾经那么些年积累下的外挂,在一众业余玩家中显得英武非常,不久就接到不少私信询问他是否有参入公会的意向,虽说刘皓本就是这么打算的,事到临头却犯愁了如何选择。




  幸而荣耀玩家甚众,他同寝室的人都在玩儿,还真有一个是半个职业玩家,彼此一拍即合,刘皓看着皓月千里头上挂的兰溪阁名头,叹一句世事无常,操纵者魔剑士跟上前头的术士。




  与他同寝的人的号是术士,两人下本基本是一起,没几天刘皓就知道了对方是蓝雨死忠,倒不是脑残粉,评价中肯,偶尔也有些犀利言语,比如英雄难过美人关,叶神终于半遮半掩的接了些访谈,嘉世虽连尝败绩,却也不似他记忆中那般风雨飘摇,不过,这冠军倒是都该是谁的就是谁的,这是拿了奖励票来看总决赛的刘皓的心声。




  这一年的夏天归属蓝雨名至实归,刘皓挺佩服喻文州的,他在兰溪阁公会挂职,因为操作出色,也被喻文州指派过任务,战术大师的战术果然不是他这样的平凡人所能比拟的,所以,喻文州其实是副毒药,让平凡人做着天道酬勤的梦。但是喻文州也是无辜的,只不过是人家赌上了所有,加上百折不挠的坚韧心性,令其得以登顶。




  走出场馆,刘皓看着身边激动的又哭又笑的室友,觉得自己很该对得起兰溪阁给的工资,比赛总是更精彩些才好看。




  蓝雨经理的办公室中沉默许久,刘皓并不紧张,也不尴尬,他这一趟行程纯属为了挣些外块,各个战队中轮回被称作土豪,蓝雨战队的氛围是他见过的队伍中他所最喜欢的,虽然可惜不属于他,他也注定无法融入,却不妨碍他欣赏,是的,这么些年,他终于学会在得不到的时候退得远远的欣赏。




  他想他和陶轩其实都是聪明人,有能屈能伸的狠心,不过是忽的被人捧得太高,一时受不得委屈,生死不怕,就是受不了打脸,还是他们以为的自己人的打脸。




  他想过处在陶轩的位子如何说动苏沐橙去劝说叶修配合嘉世的宣传,不过哀兵之策,将账本和给叶修的新合同给人看,连环暴击,不信叶修不明白。




  若是结果一如当年,那就是叶修根本没把陶轩当做朋友。




  他上辈子同叶修作对是挺蠢的,那样桀骜的性子不是孑然一身唯有心念的天煞孤星,就是高门大户生养出的傲气,朋友是得互相体谅的,一段友情的终结,初时定是只细小龌龊,大男人粗心,可能发现的时候已经仿佛不可挽回,但是总该要试一试的,就像他同在复读班中交好的朋友吵一架,打一场,解析清楚了问题所在,又是亲亲热热的好朋友,总好过一句多年后的‘曾是朋友’。




  刘皓在三天后收到蓝雨经理的电话,邀请他去详谈他提议的细节。




  看着修改赛制的世界公告,刘皓笑得开心,并排的网页上银行账户中的一串零更让他心情愉快,抚养和赡养都是义务,他今生不想自己身上有任何污点。




  刘皓在学校也混得不错,在学生会中混了个不大不小的职位,靠着蓝雨给的补助,跑几个家教,存款在一点一滴的增加,不是没有学妹、同学告白,只是他不知道要怎样去回应这些在他看来太过年轻的女孩儿,上辈子他认识的女孩儿就那么几个,稍微熟悉点儿的那个给他留下几乎恐惧的印象,他觉得组建家庭这个事儿不急。




  他不会再踏上职业选手的道路,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荣耀,他还是喜欢这个游戏的,因为他可以无谓的犯错。




  在网上遇到唐昊的小号是个意外,这时他才恍悟时间已走了那么久。




  刘皓毕业的时候是第九赛季,第八赛季的时候,有他先前旁敲侧击,蓝雨技术部牟足了劲儿去研究技能点,虽说这回孙翔是一开始就去了轮回,周泽楷和孙翔的组合乍现光芒,到底不敌磨合甚久的蓝雨,虽然很艰难,到底是蓝雨得了冠军。




  刘皓和技术部众人都被请上了庆功宴,在赞誉中刘皓险些生出这就是他的荣耀的想法,可是这终究不是他的,不过是他莫名多出的一份记忆带来的好处,刘皓笑自己这是喝多了没事儿找事儿,就算是一场梦,也可算是欣慰了。




  刘皓毕业之后在他做家教时积累的人脉帮助下进了家公司做销售,同荣耀的接触也少了,他的室友同在一个公司,不同部门,一些消息细细碎碎的入了耳,很多事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原本的轨迹上,比如嘉世易主,陶轩出国,叶修带着苏沐橙方锐等人建立新战队,但是这一回没有退役风波。




  所以说,他至今为止做的最后悔的事还是主动出手将叶修逼走。




  而当他想明白这一切,他的梦就醒了。




  坐在布置温馨的诊室,刘皓直白的询问医师,那名为溯回的理疗舱是否会将他的梦记录下来。




  得了否定回答,刘皓笑了一笑,利落的付了账离开。




  张姓医生叹了口气,半旋了座椅,看向挂了帘子的内室,轻声道:“都看到了?”



评论
热度(36)
  1. Chloë凭栏听夜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Chloë | Powered by LOFTER